中国诗书画研究会-名作欣赏-绘画作品-弗朗索瓦·布歇《维纳斯的胜利》
弗朗索瓦·布歇《维纳斯的胜利》

   弗朗索瓦·布歇(17031770),法国画家、版画家和设计师,是一位将洛可可风格发挥到极致的画家。曾任法国美术院院长、皇家首席画师。出版过《千姿百态》画册。

生于巴黎,父亲是图案画家。从少年时代受父亲的教育,是个极其早熟的人,二十岁时就获得美术院展览会的一等奖。

以后,在意大利留学四年多,技术越发提高;回到巴黎后,声誉大振,以至受到贵妇人们的沙龙的接待。顺便说一下,路易王朝的贵妇人的沙龙是有名的学者、政治家、诗人、音乐家、画家等聚会的场所,受到那里的接待是无上光荣的事。布歇由于这种关系就开始结识了各方面的人士。他既画歌剧院的布景,也画壁挂织物图样。

因此,不久他的才能被路易十五世的情人蓬帕杜夫人所赏识,画了几幅她的肖像画。蓬帕杜夫人是路易王朝第一美人,而且是才女。布歇又为这个奢侈享乐的美女设计女服和装饰品,布歇设计的图案成为当时出入宫廷的贵妇人们所效法的榜样。

    由此可知,布歇富有装饰的手腕和才能,他的绘画也都具有装饰的要素,试看《爱之目》、《牧歌》就可明白;但是,他的作品,全都是冷淡的银色的调子,虽然高尚优雅,却不使人有亲切感,例如《月亮女神的水浴》中的月神狄安娜以及她的侍女的裸体,虽然圆润光滑,却令人以缺乏温暖的感觉为憾。也许当时的贵族式的骄矜的人们就喜欢这样。

   《中国皇帝上朝》、《中国捕鱼风光》、《中国花园》和《中国集市》这四件油画是当时法国洛可可绘画的代表人物布歇绘制的。画面上出现了大量写实的中国物品,比如中国的青花瓷、花篮、团扇、中国伞等等,画中的人物装束很像是戏装,与当时的清朝装束还离得比较远,但中国特色还是很明显。贵族们争相收购这些画,买不到的,便把那些以这四幅画为蓝本、用毛和丝编织的挂毯抢购一空。

布歇并没有来过中国,画中的形象有的是合乎事实的,有的则纯粹出自他的臆想,令人不解的是,画家既然没有来过中国,又要画中国,必然要有所凭据,画中的形象具体是从哪里来的呢?据说这可能和当时东印度公司频繁的商务活动有关、该公司把丰富的商品从东方带到了欧洲,布歇在巴黎可以轻易买到中国的物品。然而要想组合成一幅符合东方情调的画面,光有一些中国的物品是不够的,还需要符合真实情况的画面构思,而这又是不能凭空想象的。

    已知的、到过中国的传教士们关于中国的图画都是在布歇画完中国组画之后才为人所知的。看来,布歇对于中国形象的知识不是传教士那里得来的,这个谜团并不容易通过实证的方法加以解决。但若把布歇的中国组画放到整个18世纪欧洲社会痴迷于“中国风”的大背景中来考察,布歇的作品也就不足为怪了。布歇向往艺术圣地意大利,自费前往考察学习,但是他却目空一切,瞧不起文艺复兴大师们的艺术成就,他狂称:“米开朗基罗奇形怪状,拉斐尔死死板板,卡拉瓦乔漆黑一团。”他只对17世纪牧歌情调的艺术感兴趣。当他走进王宫时发现贵族男女并不喜欢上帝而更宠爱希腊神话中的爱情故事。于是布歇竭力去迎合他们,不厌其烦地用画笔去描绘战神马尔斯与爱神维纳斯调情,赫拉克勒斯与翁法勒的拥抱,以及女神出浴、美人化妆之类的题材。这类谈情说爱的情节及白皙粉嫩的女子裸体被描绘得精致入微,形象似人似神,人体和谐匀称,令王公贵族倾倒。他如愿以偿地获得了美术院院士的头衔、晋升为教授。

 

 

 

《维纳斯的胜利》

 

 

 

   《维纳斯的胜利》是布歇于1733年所创作的一幅51*65厘米的人物画作品,布歇的艺术风格也可以从这幅作品中看出一些端倪。画中的维纳斯娇柔妩媚,虽然是裸体,却不难看出布歇是把她按照宫廷贵妇的形象去描绘的。维纳斯躺在海边的岩石上,海神和海中的仙女们相互嬉戏,小天使则在天空中自由的飞翔,整个画面充满了一种享受和肉欲的感觉。

    布歇处在一个由“阳刚”的巴洛克向“柔美”的洛可可转变的时代,这是法国封建专制制度由盛而衰并开始走下坡路的时代,也是在享乐方面更为放纵和自由的时代。布歇作为宫廷画师,绘画正反应那个时代的艺术特征和审美情趣,受到了贵族阶层的热烈追捧和欢迎。但纤巧、华丽、开放又过于矫揉造作的洛可可艺术遭到了当时启蒙思想家美学家狄德罗(Diderot)的猛烈抨击,他认为布歇绘画中的女性充满了不道德、荒淫放荡,对社会充满了消极的影响。本文就布歇绘画中的女性进行解读。

   《维纳斯的胜利》是布歇的代表作之一,这幅画中的裸女大部分都有真实模特儿,已经不是以前画家们的理想构思产物。画中的情爱含义非常重要,它代表了西方后来一系列革命追求的性解放的广泛社会观念,画面上那条空中翻卷飘浮的彩带有浓厚的象征意义。 西方神话中的维纳斯在标志女性含义时,具有丰饶多产的象征,它的标志就是一条长长围在腰间的飘带。在古希腊时代,女子结婚时都要织一条带子献给维纳斯神庙,这样为了祈求女神的保佑,当时妇女为了赎买贞操权力到爱神庙献身服务,所得钱财都归入神庙财库。为了金钱而献身的这种宗教活动,大约是直接起源于群婚制时代。现在维纳斯不需要这条金腰带,它已随风而去,她在得意的俯看着这些食色男女欢欣雀跃,他们享受着这一历史性决策带来的疯狂快感。布歇在这样一幅绘画中对享乐的、肉欲的、性感的效果追求没有一个洛可可画家可以相比,他像鲁本斯那样直接把满足感官享乐和对生命之赞美作为自己的目标,而且敢于大胆的表现出来。 体现出布歇对性极其开放的态度。我们从《维纳斯的胜利》这幅画所蕴含的意义可以察觉布歇在绘画中表现出来的性解放思想。也可以看出布歇对女性形象肉欲的描述特别关注。

版权所有 © 2014  中国诗书画研究会  ZGSSHH.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68570802、66866026 /18146529321   13331009569、  Email:zgsshh@163.com  京ICP备13032347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9号  邮编:100038    网站建设:铭阳传媒